川普與鹿特丹  20170126 台灣新生報航運網

王肖卿

一、 前言
川普總統已於2017.1.20就職,其當選除跌破專家眼鏡之外,一連串大膽及脫序言行,尤使國際瞠目結舌,然而以下美國律師撰寫的一篇文章,卻使關心鹿特丹規則生效與否的期待,微露曙光。

二、 文章內容
以下就是”Chester D. Hooper” 與 Christopher R. Nolan” 於2017.1.10合撰之
International Maritime Treaties Recognition and Trump: Protectionist or Progressive?一文 ,譯之如下:
過去兩個月大家都關切川普的行政團隊究竟會依據其競選口號「反對國際貿易協定」:如退出北美自由貿易協定或退出世界貿易組織?至於對尚未生效的協定,他們又是什麼態度?這是大家的疑慮?
要改進運輸的基礎、或予以現代化,運輸法也應與時俱進,批准鹿特丹則能為這份工作建一大功,鹿特丹於2009年簽署,為統一國際戶到戶貨物運輸的法規,幫助現代化電子商務的基礎,對於美國國內法電子商務的統合也有幫助。

美國長期以來,貨物毀損、滅失案件,多半只能在外國起訴運送人,其中運送人在提單背面印刷外國訴訟管轄之條款是個主要原因,這些條款雖然迄今為止仍受美國法院尊重。但鹿特丹規則卻明文改變此一不均衡,使到美國的貨物、從美國運送之貨物,美國貨主能在美國起訴運送人,即使提單有外國司法管轄條款亦然。

川普行政團隊掛在口頭上的說法就是友善貿易,以司法訴訟為例,鹿特丹絕對會得到川普陣營的青睞,川普政府於2017.1.20上任,原則上美國國內與國際的商會都支持批准鹿特丹,從事國際運輸之運送方與貨方也都大致承認該規則對於海運企業的價值,有趣的是ExxonMobil 已將鹿特丹訂在他們ExxonMobilvoy 2012 的租約中,其第448行至上條款的27(i) 項,已經將鹿特丹規則置入該租約的至上條款,並被Gard責任險協會登在網站。鹿特丹規則的這項置入等於船、租雙方同意,對於ExxonMobilvoy 2012約定將貨物爭議交由鹿特丹規則對過失如何歸責之安排。

三、鹿特丹規則較漢堡規則到底增加了那些司法管轄的規定

鹿特丹規則對於司法管轄的規定
一是條文從漢堡規則的21條一個條文,鹿特丹單獨增設第14章司法管轄章,包含了9個條文。就內容來說,確實大大增加了司法管轄選擇的規定。概括言之,由於鹿特丹的責任範圍較漢堡的港到港,擴增為戶到戶,司法管轄自亦擴增包括約定的收貨地及交貨地法院有管轄權。

二是鹿特丹規則由於新增批量契約的關係,因此再排他性管轄的規定上,範圍擴增至非契約當事人的第三人亦須遵循:第三方應遵循的規定,係由批量契約記載當事人名稱住址、因此衍生至當事人地址之法院具管轄權,而批量契約中特別說明之有關法院選擇地點的協議,亦使管轄權範圍更廣。

三係由於鹿特丹新增海運履約方,使漢堡規則僅對運送人提起訴訟外,亦可針對海運履約方提起訴訟,而使海運履約方之居住所與營業地點亦可提起訴訟。鹿特丹規則之運送人與海運履約方之關係,是海運履約方一旦有責任,運送人須對海運履約方之責任連帶負責,因此新增對海運履約方營業地點與居住所之司法管轄,等於使託運人對於司法管轄之選擇範圍更擴大,這些擴大範圍或新增選擇,使美國司法界認為可獲得接案機會,而十分雀躍。

為更清楚說明,本文將兩者於司法管轄規定之全文譯之如下作比較 ,其條目、編號、標點等悉依公約原文。
(一)漢堡規則(Hamburg Rules)
Article 21司法管轄
1. 本公約之貨物運送爭議,原告得選擇以下法院進行訴訟:
(a) 被告之主要營業地點或無營業地點法院,則選擇被告居住所之法院; 或
(b)作成契約之地點,該地點被告有營業所在地、有分公司、或有代理,且契約在該地點作成; 或者
(c) 裝、卸港; 或者
(d) 任何其他專為司法訴訟指定之地點。
2. (a) 無論以上規定為何,可在會員國之任何可將船舶所有人之船舶依該國法律或依國際法進行扣押之地點,這種情形下依被告意願,原告得按本條第一項之地點移地訴訟,移地之前,被告應提供足額保證金,保證判決之支付。
(b) 保證金額由扣押地點之法院決定。
3. 除本條第1、2項外之地點不得提起訴訟,本規定不構成會員國臨時或為保障債權採取行動之障礙。
4. (a) 已依本條1、2項之地點提起訴訟,或法院已做出判決,則除非受理第一次訴訟的判決無法在提起新訴訟的國家執行,否則同一當事人不得就同一案情重啟訴訟;
(b) 為本條之目的,為使判決結果得以執行,不被認係重啟新訴訟;
(c) 為本條目的,依本條2(a),同一國之移地訴訟,或不同國之移地訴訟不被認係重啟新訴訟。
5. 雖有以上規定,索賠發生後,兩方所訂原告得在某地提起訴訟之協議仍為有效。
(二)鹿特丹規則(Rotterdam Rules)
Chapter 14 司法管轄 
Article 66 向運送人提起訴訟 
除非運送契約有配合第67~72法院選擇的協議,否則原告可在以下地方提告運送人:
(a) 在以下地點擇一提告: 
(i) 運送人住所; 
(ii) 運送契約的收貨地點; 
(iii) 運送契約之交貨地點;或 
(iv) 船舶裝貨港或卸貨港;或 
(b) 託運人與運送人另訂有關本公爭議之起訴地點協議。 
Article 67 選擇法院之協議
1. 如雙方就商討管轄法院協議達成一致,則依第66條(b)之司法管轄協議,係運送契約爭議之唯一排他性協議: 
(a) 在批量契約中清楚列出雙方名稱地址,以及(i)經個別協商 (ii)在批量契約內有一特別說明,法院之排他性選擇協議為批量契約之一部分; 以及 
(b) 清楚指定會員國之某法院或會員國之某幾個法院。 
2. 不是批量契約的當事人,在滿足下列各項條件下,對不是批量契約當事人具約束力: 
(a) 法院係為第66條(a)指定之地點; 
(b) 協議包含於運輸單證或電子運輸紀錄中; 
(c) 關於訴訟提起地法院名稱以及該法院擁有排他性管轄權之通知已及時、準確地發予該人;且 
(d) 法院依法承認該當事人對該排他性管轄權協議具約束力。 
Article 68 對於海運履約方之訴訟
原告有權依本公約對海運履約方在以下法院進行司法訴訟: 
(a) 海運履約方居住所之法院; 或
(b) 海運履約方收貨之港口, 海運履約方交貨之港口,或者海運履約方履行其運送作業之港口。 
Article 69 不另增司法管轄之規定
依第 71 及 72條,除第66~68條規定外,不另增其他對運送人或對海運履約方可進行訴訟之地點。 
Article 70 扣押及臨時或其他債權保障方法
本公約不影響包括扣押在內有關臨時措施或其他債權保障措施之司法管轄,除非符合以下條件,否則法院接到臨時或其他債權保障之訴訟,無裁定案件實體之司法管轄權: 
(a) 符合本章要求; 或 
(b) 該國適用之國際公約有此規定。 
Article 71 併案及移送訴訟
除遵守第67或第72條之排他性選擇協議規定外,因同一事件對運送人及海運履約方提起之共同訴訟, 應依第66條及68條之司法管轄地點提起,沒有符合之法院則應向第68條(b)之法院提起。 
2. 除依第67或第72條之排他性選擇協議規定外,運送人或海運履約方為免除責任或其他剝奪當事人依第66 或 68條選擇法院之訴訟,應在被告已依第66 或68條規定之要求下,撤回訴訟,以適用之方式,重起訴訟。 
Article 72 爭議後訂定之協議及被告已出庭後之協議
1.爭議已產生,雙方當事人可共同決定在任何管轄法院解決爭議。 
2.被告出庭前,未質疑法院之選擇,則該法院有管轄權。
Article 73 承認及執行
1. 兩方依第74條本公約管轄法院之會員國之判決,於另一會員國應獲得承認並執行。 
2. 法院可因其法律有拒絕承認及執行之理由,不予承認亦不執行。 
3. 本章規定不影響本公約會員國參與之區域經濟整合組織,有承認及執行之其他規定時之其他承認及執行規定,不論該規定係於本公約生效前或生效後。 
Article 74 第14章之適用
本章規定僅約束依第91條同意遵守之會員國。

四、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亦可能批准有望

”Chester D. Hooper”與 Christopher R. Nolan”一文又談到,美國歐巴馬總統與貝登副總統均同意推動批准聯合國海洋法公約,雖提交正式書面給了參議院的外交關係委員會,然而八年過去,這項推動並無正式成效,如鹿特丹成功批准,對於海洋法公約之承認亦有正面意義。

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將使美國帶來各項商業利益:包括深海採礦、電力電訊、石油及北極圈之利益等,各項探勘都會帶來工作機會及企業收益,過去數年美國商會、美國石油協會均大力支持,對於川普這樣支持美國企業成長的團隊來說,應該對海洋法公約的批准亦會非常熱衷。

五、結論

雖然川普未就職前,看似不按牌理、商業利益掛帥、唯利是圖的商業團隊,而鹿特丹規則擬定過程中,美國介入最深也是事實。尤其1936年的海上貨物運送法(Carriage of Goods by Sea, COGSA , 1936),經六次修正,1999年草案在眾院通過,卻未在參院過關的事實,使目前的美國海上貨物運送法已成為目前國際上最古老、尚未修正的海上貨物運送法,簽署鹿特丹或能帶動其海上運送法更新。其他影響,包括美國之批准鹿特丹,除帶動貿易相對國批准、或被迫適用之狀況,對於以美國馬首是瞻的小國批准鹿特丹,亦有加速鹿特丹規則生效之影響,至於該文所提司法管轄條款是否有利於在美國訴訟?倒變成次要的問題了。

台灣新生報航運網